【香港晨壹達集運是】青春裏盛開着的那些夢兒

 

    文學院2012級 鍾 敏

    如果説,我們每一個人都有一個共同的收藏愛好,那便是積攢夢想———在青春裏,不斷地踏上一趟又一趟沒有終點站的列車,在抵達每一個小站時,我們都寫下一個夢想,期待到站的同時也抵達夢想。而當我們真正走下站台時,才發覺之前的夢兒早已被遺忘擱置在前一站,下一站的風景獨好總是阻擋着內心原路返回的決心,於是那麼多未實現的夢,都成了遺憾裏的那些將就。
    晚上傾盆大雨驟降,趁着雨未停,撐着傘繞着校園走走,聽聽雨的聲音,那一聲聲落地的聲音,彷彿是巴黎聖母院的鐘聲,有心的人從中警醒,無意的人聽到時間的流逝,而我這個無心之徒正要走完這一段雨中的漫步時,正為無功而返而惆悵時,忽然看見小路對面有一個淋在雨中行進的人,走近欲為她打傘,她的回答卻出乎意料。她説,我正想淋雨呢,覺不覺得這般傾盆的大雨像是天空在咆哮,似乎在傾情吶喊呢?我愣了一下,將傘換到另一隻手上,把左手空出伸出傘外,感受咆哮吶喊着的雨。是啊,這樣的雨點打在手上都是一種存在着的善意提醒。她説,大四了馬上要離開學校,感受這樣帶給人力量感的雨的機會不多了,特指在校園裏。瞬間,警醒,她要到站了,到站前雨中的戀戀不捨。
    返回的路上,聊着她經歷了的大學和我即將要走進的大學,很多事於我們而言都是一樣的,只不過時態不同而已,一個是過去時,一個卻是將來時,過去的不是悲哀,未至的卻寫滿無奈,明明都是青春裏的人兒,而當聊到夢想的時候,卻又發現我們都一樣。
    在夢想面前,我們都是迷茫過,追逐過,失望過,放棄過,然後重頭再來。而一次次的追逐一次次的幻滅,我們都在不知不覺中變換了最初的那一個夢想,或是降低了那一個難度,或是縮小了夢的廣度,亦或是索性令其“脱胎換骨”。都説計劃趕不上變化,我們不該將自己的未來限定得過於狹隘,然而這又怎能成為我們放棄規劃未來,全力一心追逐最初夢想的藉口呢?
    學姐説到她的夢想,是畢業後努力地工作,努力使全家人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在聽到這一個夢想的描述時,我的眼前已然是一幅全家福微笑着的場景,雖然下着雨,可一家人的歡笑聲早已將咆哮着的雨聲掩蓋,温馨而又洋溢着幸福的夢想,怎能不令人心生憧憬?我聆聽着,細想着自己才剛剛翻開的青春,應該在扉頁為自己構建一幅怎樣的圖景,描繪一個怎樣的夢境才能在末頁畫上一個滿意的音符呢?雨中的前進,思索的深引……
    從最初的洋娃娃、棒棒糖、小獎狀、榮譽證書,親情、友情、愛情,那一個個關乎着存在着的具體的夢,已經陪着自己從童年走到了少年而後是現在,其實夢想一直都盛開在青春的途中,只是因為雨聲太過嘈雜,竟堙沒在生命裏一場一場的大雨之中,就那麼不經意地被遺忘了。適時地收起那一把逃避的雨傘,淋一場雨,讓自己在雨的咆哮吶喊聲中憶起擱置在上一站的夢想,再一次鼓起勇氣,把那一個夢想接到這一站青春裏陽光明媚的晴空,緊緊相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