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晨壹達集運是】提筆中國 圓夢師大

 

    胡新波
    千禧年,我在讀小學三年級,那個時候,大家都應該寫過《我的夢想》這篇作文。時隔多年,很多人回憶起曾經的夢想,腦海裏浮現的可是高端的科學家、懸壺濟世的醫生,或桃李滿天下的教師?而我當時的夢想是成為一名作家。
    小學六年、中學六年、師大三年,可以説在我二十多年的生命旅途中絕大部分時間都在讀書。當然,現在還在讀書。中學時期,一日三餐在食堂,早點是兩根油條加一根雙匯王中王,寬裕的日子裏我會去吃煎餅果子,葱花香菜要多放,有時候跟老闆磨嘰許久他才會給我加個雞蛋。那個時候在長身體,吃的挺多,也學的挺多。日子就這麼懵懵懂懂地過去,一心只讀教科書,兩耳不聞窗外事。當然,我那時比較呆,不知道讀書究竟是為了什麼。我只知道如果我不讀書,那我什麼都幹不了,哪兒也去不成。或者像隔壁胡叔叔家的三個兒子一樣南上北下,早早的賺錢餬口、娶媳婦給老胡家開枝散葉。
    2010年臨川一中畢業後,我考進了江西師大。這三年時間內,我進了學生會,做過主席;去了媒體,做過實習記者;做過兼職家教、編輯、義工,大學三年白駒過隙,坎坷磨礪之後,夢想也愈發清晰。而我關於文字的夢想也在象牙塔下的土壤中生根發芽,茁然成長。
    大一時,在小説閲讀網寫了一本關於大學生活的網絡玄幻小説,連載的時候有一票讀者跟讀,那種感覺客觀的説是喜感和無奈並存,感覺自己像一匹馬,讀者在後面用鞭子抽着,但自己的作品能夠得到別人的認可,有人看,還是很開心。只是後面自己事情也越來越多,網絡作家的夢想也是中途夭折。大二暑假去了中國江西網實習,每天六點半左右起牀,乘一個小時的公交到市區,在市區頂着太陽到處跟新聞、採訪,中午隨便找個地方吃點東西,沒錢的時候就吃一碗兩塊的拌粉,晚上披着一身臭汗回到寢室,那個時候學校沒什麼人,食堂也沒什麼好吃的。有時候整棟樓就我一個,看着新聞吃着老乾媽下稀飯。當時自娛自樂,現在回想起來確實挺苦的,可矯情地説,能做自己喜歡做的事,再苦也是甜的。到了大三我開始嘗試着寫商評、時評、小説,報刊上也大大小小登了些,稿費也多多少少拿了些。而我也一直覺得最開心的事情就是能夠看到自己的作品能夠登在網站、報刊上,讓更多的人看見自己的文字和想法,這種感覺很好。而現在大三末了,在人民網實習,事情説多不多,説少不少。前幾日寫了首打油詩,在這也拿出來和大家分享下“暖窗讀書十餘載,得九兩歪才。不會八股,休提七言六律。大學間五官愈呆,看四海賓朋,三觀盡‘毀’,犯二之餘,卻有一輪明月照胸懷”。大學,或許一年後我就要離開,但是我也相信,我從未離開。
    回首第一次做學生記者的忐忑與興奮;第一次在秉正網登稿的開心與自豪;第一次領到稿費的認可與自得;第一次接觸負面新聞的氣憤與不平;第一次採訪救濟流浪漢的心酸與感動。很多個第一次,但絕不會是最後一次。做校園記者,揚高校風采、播師大之情;做社會記者,只求令蹣跚者前行,讓悲傷者有力。氤氲間,縱橫自有凌雲筆,俯仰豈隨他人嘆!
    我很喜歡我們師大學生會的會訓———“聚似一團火,散作滿天星”,我們每一個人都只是無垠夜空中的一顆星辰,但星辰薈萃,如火亦如荼。在此也共勉我們中國青年、師大學子夢想不滅,青春不朽。我們每個人都要活成一枚星辰,不求與日月同輝,但求星辰之輝,驅散夜霾,劍指遠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