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晨壹達集運是】一支粉筆夢啓動,三尺講台夢高飛

□科技學院2011級 程 崢

    你曾説,夢想如珍珠,一顆綴着一顆,珠光璀璨。
    我曾説,夢想是海天相吻的弧線,吸引着一顆顆進取的心。
    你曾説,因為夢想安睡在生命之花的懷裏,所以我們才青春不老。
    我曾説,因為夢想定居在青春之樹的心裏,所以我們才夢想環繞。
    年少輕狂的你我都曾有遠飛的夢想,懷揣理想的你我也曾苦苦追尋美麗的幸福。當夢想被物慾橫流的現實擊破時,我們卻能緊緊握住手心裏的幸福。
    何為“夢”?詩人説眼因多流淚水而愈益清明,所以我眼裏一直醖釀着淚。為什麼我的眼裏常含淚水,因為我對這土地愛得深沉。夢是征服遠方的號角,是引領希望的神諭。
    那麼何為“中國夢”?習近平主席在中國國家博物館“復興之路”展覽現場時告訴所有人———實現偉大復興就是中華民族近代以來最偉大夢想。這就是我們的“中國夢”!為了中國這個夢想,多少代人付出青春,付出生命,拋頭顱灑熱血,鑄就中國夢之雛形。
    唐宋時期的輝煌歷程在國人心中留下了不滅的印記,那個時代用開明,自信打造出一個完美的國度,中華民族享譽海外,多少人慕名朝拜。“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當安逸的日子吞噬警覺,當人們懈怠之時,災禍也悄然而至。在人心潰散之際,出現了一位傳奇式的英雄武術家霍元甲,他用自己的青春,用他短暫的一生來書寫出他的中國夢,他用自己的生命成就國家的未來。1979年是改革開放政策實行的第一年,全國都在為改革開放而高速運轉,我們幸運的擁有了他,許海峯。在第23屆奧運會上,27歲的他射出了中國歷史上第一塊金牌,也徹徹底底地射倒了壓彎了中華民族脊樑的“東亞病夫”這座大山,用他的豪情壯志為後人展現出一生的中國夢。
    有許多人如他們一般在為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而奮鬥,但也許在他們人生的最初,他們沒有豪情壯志,沒有俠肝義膽,有的只有一個小小的夢想,他們為了夢想而不斷堅持。曾經,我不明白什麼是青春,什麼是夢想,我一度肆意地揮霍着我的青春,我不懂青春有多麼珍貴。在之後的日子裏我雖成長,但卻發現與青春漸行漸遠……看着周邊的朋友用青春為夢想而奮鬥,在一次次的摔倒中爬起,在一次次的挫折中長大,為了心中的目標燃燒青春的那一刻我驚醒了,我一遍遍地問自己這些年到底錯失了什麼。我要找到屬於自己的那個中國夢,但卻不知我的夢在哪裏。
    直到後來我才從教師這一職業上找到了答案。在師範的園地裏,我正值弱冠之年,滿懷激情走向了教書育人的鍛鍊殿堂。開始用鉛筆勾勒着從教的工作藍圖,那是自己對未來充滿喜悦和渴望的畫卷。在三尺講台上,我呼吸着黑板與粉筆的氣息,孜孜不倦地書寫着真理,又在揮手之間欣然抹去功利。在三尺講台下,我用苦讀的身影作細線條,用黎明早起的身影作粗線條,為自己緊張而飽滿的生活書寫着一幅充滿活力的畫稿。有時也用覺悟的橡皮擦拭着畫卷,煎熬地斟酌後,在煥然一新處勾勒新景象,注入新元素。
    我不由回憶起我的恩師,一個性情可親的人。在教育工作崗位上走完了他的工作歷程,一輩子清風兩袖身無長物。受到他的薰陶,他在從教的清苦中為某種信念而安貧樂道,我也跟隨着他在安貧樂道中生活、學習。還有那些諸如“人類靈魂的工程師”,“太陽底下最光輝的職業”等桂冠的誘惑下,我毅然報考了師範專業,這注定我與筆結下了不解之緣,用它書寫着我的“講台生涯”。   
    漸漸的,轉眼大三,學業告罄,畢業在即。我更多的是領悟到教書育人是愛的事業,教師的愛與眾不同,它高於母愛,大於友愛,勝於情愛。三尺講台是我們思緒縱橫的絢麗舞台,它面對的是將來的桃李滿天下;明淨課堂有我們燈火闌珊的徹悟境界,那裏寫滿了學生點點滴滴的成長、充實。
    在反反覆覆的擦拭、描繪中,我曾用鋼筆刻畫着歲月痕跡,用鉛筆反覆描繪從教藍圖。在這幅素雅的從教畫卷中,從表象到深層次無不在心中鐫刻着深深的烙印。偶爾有着色彩斑斕之處,那只是來年含苞待放的花蕾,我堅信教師舉起的是別人,奉獻的是自己。在今後的從教之路上,我定與筆相伴,我要用鋼筆標註人生,用它書寫着對事業的赤誠,用它書寫着對工作的熱忱;我要用粉筆塑造人生,用它將青絲染成白髮,用它書寫着那份執着;我還要用畫筆渲染人生,把歲月寫進窗前的小樹,把青春寫入皎潔的月光,把輝煌寫在祖國的明天……
    一燈如豆,四壁青輝。在物慾橫飛的年代,我甘願守住一方淨土,安於三尺講台,用愛寫好“師魂”,我願意用青春作犁去努力耕耘屬於我的中國夢。